部分电影界政协委员热议电影界的“二元化”现象

时间:2012-02-23浏览:157设置

    “电影票房再好,还是有人批;国际获奖再多,还是没人看;观众需求再大,还得求平衡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著名导演张艺谋11日和记者聊着他的导演观,“‘媚俗’还是‘崇高’,相信是每位导演一生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媚俗”与“崇高”往往顾此失彼

    金融寒冬中,3.5亿元的票房收入,让电影《非诚勿扰》的导演——全国政协委员冯小刚眉飞色舞的同时,也不时挨着网友们“超级低俗”的“板砖”评论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文艺为人民服务?关键是老百姓爱不爱看。”全国政协文艺界11日小组讨论时,冯小刚委员说,“纯娱乐有啥不好?提供娱乐的本身就有价值,难道让观众高兴点儿就如同犯罪?”

    “的确,在‘媚俗’与‘崇高’之间,我们往往顾此失彼,无法完美平衡。”张艺谋委员坦陈,“有人说商业电影低俗、堕落,有人说纯艺术电影晦涩、难看。导演自己要想明白,无论拍哪个都得做好挨骂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电影界的‘二元化’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著名导演冯小宁打开话匣,“有人为了在国际上拿奖,专门拍艺术片博取评委好感;有人为了取悦大众,专门拍商业片赚个盆满钵盈。”

    冯小宁委员说,中国每年平均生产400部影片,其中兼具思想性和娱乐性的好电影不过20部,比例太低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认为,一是中国仍处在电影市场发展的早期阶段,为获得资本积累过分追求高票房而忽视思想性,是这一时期的最显著特点,“二是主流院线的观众群集中在20岁至30岁之间,以他们为市场进行创作、导演,难免出现浅薄的倾向。”

    “张艺谋”们其实很无奈 

    2001年,中国加入WTO,国外大片风起云涌,纷纷登陆中国,抢夺市场。中国的电影业,在产业化没有形成、市场规则没有建立、市场经验明显不足的情况下,匆忙应对,受到很大冲击。

    美国电影协会前主席杰克·瓦伦蒂对冯小宁委员说,他们的电影走向中国,一是为了赚钱,二是为推广美国文化,三是为传达西方的意识形态。

    为保护、发展国产电影市场,我国于2003年颁布有关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影业的规定。以“华谊兄弟”为首的一批民营传媒公司,扛起了“护国”大旗,与国外大片一决高下:《没完没了》《大腕》《手机》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《集结号》……“国产电影票房收入连创新高,连续6年位居前三甲,有效地抵御了外国电影的‘入侵’。”冯小宁委员说。

    据统计,2008年,民营资本投资了96部电影,占全年140部国产电影出品量的68.6%。国产电影的票房收入有近80%是民营公司参与发行创造的,民营电影经济成分,正一步步获得了管理层的“政策追认”。

    然而,“‘唯市场论’是民营传媒公司的‘魂’,他们鲜有考虑自己肩负社会导向的重任,而是在主题策划、档期选择、炒作点宣传、推销方式等方面形成潜规则,大量占有市场份额,过度迎合受众,把所属其他团体的导演统统挤走。”冯小宁委员说,导演背后必须靠财团(如民营传媒公司)支持,“一旦上了这条‘船’,就已经被‘绑架’,从剧本选择到受众研究,都很难干预,根本由不得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,水平再高的导演也无法平衡电影的思想性和娱乐性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只能在‘媚俗’与‘崇高’间徘徊。”张会军委员说。

    社会责任不容缺失

    前不久,冯小刚委员作为广播影视界代表,向温家宝总理汇报了电影产业发展情况。他说:“以电影业为首的我国文化产业发展潜力巨大,已成为我国经济的重要增长点,是实现‘扩内需、保增长’的有效途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不能为了盲目扩内需而丧失企业的社会责任、导演的道德标准。”代表、委员们纷纷建议,采取以下手段弱化电影市场的“二元化”现象:

    一是构建市场份额的宏观调控机制。“即对主旋律、商业片、艺术片等多类电影实行总量控制,避免制片商过于追求票房而忽视社会价值。”张会军委员说。

    二是民营传媒公司的市场导向,必须转向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契合点。冯小宁委员说:“可喜的是,近两年,民营传媒公司的几部作品已经开始逐步摆脱‘媚俗’倾向,向思想性、艺术性转移,电影《集结号》《梅兰芳》等影片正是这种尝试的成功范例。” 

    三是电影的创作者(编剧、导演)既不能被“唯市场论”内化,也不能走说教式的老套路,必须创新。即“把有思想深度的故事,通过现代化手段编得悬念强烈、富有激情、令人感动,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力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著名导演胡玫说。

    第四,坚持主流电影的商业化运作模式,实施院线奖励机制。“比如,影院放映国产片可给予免税优惠;放映主流作品也可奖励。”冯小宁委员说,“政府不应该去生产产品,而应给产品提供良性的生存环境。”

返回原图
/